沐偶织莲

乌野重要还是蓝雨重要,真是个好问题

〈001〉挑场少女

总目录

许博远黑着眼眶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迎面走来的李传霄。

“哟,仗打完啦?”后者将文件夹在胳膊下,屈肘按下电梯门。

许博远摇了摇头,又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哈欠:“早得很,精英团算是保住了,可人中草堂的根本不要命……刚刚失手被杀了一次,大春就把我赶出来休息了。”

“不过还是高兴啊。”李传霄面露笑容,看向电梯里的宣传海报——

第六赛季总冠军!蓝雨战队!

只是看着这几行大字,许博远都忍不住想笑出声来。

应该淡定点才是。他告诫自己。明年这个时候……

“今年训练营怎么样?”他这样问道,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两人穿过大堂,身旁的训练营总负责人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还是那样,唧唧喳喳的不少,女生——一个都没有,老板昨天还问我是不是该改名字了——这能怪我吗?”

见李传霄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许博远忍俊不禁地拍了拍他的肩,心想这个提议好啊我赞同,接着就听前方一个女声:“您好,我想找一下训练营负责人。”

许博远偏过头,站在前台的少女微微低眉,不卑不亢,倒是有几分十五六岁年纪的精气神来。

哎哟这不还是有妹子吗。他这样想着,却见李传霄走上前去:“不好意思,今年暑期训练营已经满员了。”

怎么能这么直接呢。他又嘀咕道。妹子哎,怎么说也先看看水平。

少女转过身来,许博远这才看清她的正脸,确是个眉清目秀乖乖巧巧的孩子。

只是这种感觉只维持了一瞬,下一秒,少女微抬下颚——

“谁说我要报名训练营啦?”

她眉眼弯弯,张扬而不失灵动,更是生出一股傲气。

“我是来挑场子的。”

 

“哎哎哎队长堃哥说训练营来了个妹子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导演刚刚比出OK的手势,黄少天就挥着冰雨从台上冲出,短短的几步路硬是被他跑出了三段斩加速脚下生风的效果,气得身后武指只想捉他回来:你刚刚那副颓样呢?敢不敢敬业点?

“妹子是真的,可是能挑翻训练营的妹子我也不想要啊。”宋晓靠墙盯着手机,气功师袍宽大的袖口滑落,露出小半截手臂。身侧郑轩也是盯着屏幕痛心疾首:“妹子太霸气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是这种打法,你说这不是挑衅——唉,压力山大。”

“不是吧?真被剃了个光头?传霄哥这样老板得扣他鸡腿啊!”黄少天大惊,手中冰雨一丢,就探头凑向迫于造型师压力不能脱下术士袍热得满头大汗的蓝雨队长。后者将手机往他旁递了递:“现在场上是林枫,盗贼被圈住了完全压着打……不得不说是个非常出色的孩子。”

视频似乎是那边现场拍的,晃动不已,却还是可以看见大屏上深陷熔岩的盗贼,以及空中行踪诡异如羚羊挂角的魔道学者。画面角落偶尔出现操作者马尾轻晃的身影,还有一旁被剃了光头的训练营小苗苗们大气不敢喘的模样。

能不紧张么,这分明是魔术师打法。

“啧啧,妹子打法犀利啊,飞来飞去的欺负我们小朋友转视角嘛!”黄少天半支起手,嘴却是停不下来的,“林枫打得不错啊,来个逃脱哎闷棍!好!快打一波!这妹子还是太耿直了啊,和盗贼打——我靠这样也行?”

“空中悬停弧形射线?神了神了,这活脱脱一个小王杰希啊!”

“咦队长你说这妹子不是王杰希派来的吧?他今年被我们刷下去肯定气得不行,心理阴暗成心找个小家伙来欺负我们新人!”

“这样不行啊不能被人妹子把我们蓝雨看扁了,得叫经理把她留下,等我回去让她见识见识剑圣的英姿再感化她,王杰希就哭去吧……”

眼见黄少天越说越兴奋,喻文州不得不出声打断:“少天。”

“怎么了队长?”

“造型师好像在瞪我们,你是不是压着我假发了?”

“……”黄少天退了半步,上上下下打量了半晌,又退远了点,“不,是踩着你毛大衣了。讲真队长你这个造型丧尽天良真的不热吗?真的不用脱一下吗?”

喻文州收起手机理了理毛领子,拿起墙边灭神的诅咒:“好了少天,快点拍完回去,妹子应该还不会走。”

黄少天心说对啊,就算不能让妹子领略到剑圣风采,让本剑圣体验一下训练营坐着妹子的感觉也是不错的嘛。于是他弯腰捡起冰雨冲宋晓郑轩嚷嚷:“哎你们别消极怠工了年轻人要有朝气知道吗?我们快点搞定回去还能见到活妹子呢……”

宋晓二人还未答话,那厢一直扛着重剑被武指折磨的于锋发出了血与泪的控诉:“最消极怠工的难道不是黄少你吗?!你快回来我们还有一场打戏啊!”

 

显示屏上闪出大大的“荣耀”二字,顾晓松开鼠标,长舒了口气。

连续十三场毫无败绩,确是超常发挥了,平常可打不了这么好的。她这么想着,疲惫感一阵阵涌上来,面上却是平静,扭头看向一旁板着脸的训练营负责人:“还有谁么?”

周遭哗然,接着就见之前那盗贼站起身,很是负气:“再来。”

顾晓欣然应战,只是倒计时还没开始,那负责人走上前来直接关掉了她的屏幕:“你还能打啊,手不累吗?”

“……啊?”顾晓一瞬茫然,李传霄也是哭笑不得:“都打了十几场了……手操会做吗?”

眼前的少女微微点头,乖乖地开始做手操,收敛了戾气,到还是有几分呆呆的可爱。

明明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怎么上了竞技场就那么冲呢。李传霄寻思,安排了四周的少年回座位训练,身后小张附到他耳边:“战队的人回来了。”

李传霄莫名地松了口气,看向一边做手操一边出神的顾晓,又有些许忿然:喜气洋洋的就被人挑了场子,还是个魔术师打法的小魔道,怕是要把经理脸给气绿——唉,气成微草色有什么好的呢。

他低声招呼了一句,顾晓便点点头,跟着他向战队训练室走去,低头小步的,又是那乖逸的样子,也让人生不出气来。

迎面遇上的年轻人喊了他一声霄哥,李传霄便也和和气气地回应:“景熙啊,账号卡的事交代完啦?”

徐景熙点头,像是有些拘谨,疑惑地瞥了瞥顾晓,又听李传霄说你先去训练我还有事云云,便答应下来快步走远。

 

G市的七月早已是炎炎夏日,黄少天从车上跳下来,口中嚷嚷妹子还在吗快带我过去,身后宋晓忍不住吐槽说黄少这如饥似渴的一看就没见过妹子。黄少天立刻反驳:“我靠宋晓难道你见过妹子吗?!”宋晓乐了,故作沉痛地答道:“黄少你难道不记得去年你去拍广告……”黄少天大怒,说那全队岂不就我没见过妹子,后边于锋默默吐槽:“其实我也没见过。”

惨遭黄少天一路询问的苦逼领队堃远航长叹一口气,指着俱乐部门口的李传霄说黄少你快去吧妹子在搞传销的那呢。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眼见黄少天拉着李传霄兴冲冲地跑了,宋晓转身跟郑轩说黄少这不行啊妹子铁定给他吓跑,后者回道吓跑倒不至于,别等会竞技场把妹子打跑了就好,于锋便问:“所以妹子什么来头?”

正面面相觑,最后头喻文州放下手机:“刚刚问了王队,不是他派来的小跟班。”

三人都说不是就好不是就好,不然这事捅出去公关部给气死,转念一想,不对啊,队长怎么跟王杰希问的?

喻文州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

 

顾晓现在非常紧张。

虽说当初决定来挑场时就已经做好了车轮战惊动蓝雨战队的准备,但是——她偷偷打量侧方不知在和李传霄讨论什么的喻文州,以及已经齐刷刷坐在电脑前准备看戏的郑轩、宋晓、于锋,而蓝雨战队的当家王牌,夜雨声烦操作者黄少天坐在自己对面,只能越过显示屏看到半个头顶。

——居然全队都在,他们还没放假吗?!

耳麦还未打开,顾晓隔着耳机听见对面黄少天吐槽“这什么鬼名字”,声音朦朦胧胧的显出几分不真切来。

那厢喻文州和李传霄坐下进入观众频道,顾晓收拢心绪,目光落回游戏界面中。此时名为一落天光的小魔道拿着扫把立于竞技场中央,倒是有几分腼腆,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一旦她跨上扫帚,张扬炫目的攻击杀意凛凛,愣是将训练营里的小苗苗杀得找不着北。

电流轻微的“刺啦”过后,耳麦里传来黄少天的声音:“顾妹子你选图吧?”

与此同时,顾晓的屏幕上跳出这样一条系统框:“玩家手动再见邀请您切磋,是否接受?”

顾晓差点笑出声来,也难怪方才黄少天要一脸嫌弃地吐槽这张账号卡,只怪这名字实在画风清奇,以致公频上凑热闹不嫌事大的蓝雨队员们已经刷起了一排排的手黄再,而这其中房主喻文州的那句“少天,我把语音禁了”尤为醒目,为黄少天顶着手动再见的马甲一个个怼回去的言论再添几分喜感。

还真是……不知说什么好。

顾晓在公频中敲下一句“好的,还请少天前辈指教”,便点击了接受。

没有时间紧张了,自己为了那个稍显狂妄的隐秘目标准备了多久,终于迎来此刻的第一步,倾尽全力,没有退路。

 

角色甫一刷新,黄少天操作手动再见转了转视角,而后在频道里打道:“顾妹子选图犀利啊!”

地图“烈日荷塘”名副其实,炎炎烈日下铺满水面的巨型荷叶一望无际,角色便是随机刷新在荷叶上,虽说平坦开阔,但刺目阳光下视角不甚清晰,更膈应人的是这看似稳固的荷叶,且不说其是否会移动,光是翻倒落水的可能性就让人不安。

似乎是预料到了黄少天的疑惑,频道中一落天光发话了:“巨型王莲,不会翻的,前辈放心吧”还附上了一个乖巧的微笑。

非常有针对性。

喻文州在心里评价。

如果说开阔的视角是限制了黄少天妖刀的机会主义风格,那么浮动的荷叶则大大限制了剑客的机动性,再考虑到魔道学者的飞行能力……也是非常心脏了。

但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一些小花招,若是黄少天会惧怕走位不慎落水,那他也不用再当职业选手了;相反,若是双方皆落水,黄少天大可利用自身对水战的熟悉压制魔法道具受限的魔道学者。

“哎呀顾妹子你看这图也没什么好躲的太阳还这么晒,不如我们直接约个地方?”黄少天刷着频道,地图中手动再见已经提剑飞跃于荷叶之间,毫无受限模样。

“可是我已经看到前辈了”

“那巧了,我也看见你了”

前方慢悠悠飞来的魔道学者在烈日下只见一团阴影,手动再见停下脚步,“顾妹子你快过来吧,这荷叶太膈应我就不走了”

回应黄少天的是一记魔法弹,剑客已进入魔道学者的攻击范围,而掩藏在艳阳下的星星牌更是难以寻迹,星星射线快准狠,划过优美的弧度直击剑客门面。

但黄少天是谁?联盟剑圣,蓝雨当家王牌,早在魔法弹飞出时,手动再见提剑迈步,赫然是一个快速拉近距离的三段斩,与星星射线擦肩而过后直抵一落天光身前,接着就是一记升龙斩接落凤斩,要将空中急提扫把的魔道学者拉回地面。

好快!

顾晓暗自心惊。刺目日光不仅掩盖了星星射线的轨迹,更是遮掩了剑客出招的动作,手动再见三段斩接升龙斩出手迅速避无可避,一落天光却是一扭扫把擦着蓝色的剑气袖口一挥,抢出一记驱散粉。

驱散粉是魔道学者的基本技能,可随机驱散对方一个增益状态,就算没有增益也可以造成减速效果,时间按阶提升。黄少天不知道一落天光如何加点,但考虑到魔术师打法那变幻莫测的高节奏,这记驱散粉是万万不能接的。落凤斩变向,手动再见空中剑光一转,加速退出驱散粉范围。

然而刚刚还摆着一飞冲天架势的一落天光此时却是扫帚一压急冲过来,摆明了要和手动再见打近身战。

魔道学者和剑客打近身战?

诚然,魔道学者的近身战斗力不弱,但想要以一介布衣法师的低物理防御贴身联盟第一剑客,想必整个荣耀如此大胆的也只有这么一家——魔术师打法。

匪夷所思而又精准至极的走位,如同魔术师一般华丽却无迹可寻。

但归根究底,不过是背身找死角的老套路。

顾晓抿起唇,手中操作再次加快了几分。

地图中手动再见被一落天光的高速攻击压制,几乎只能被动格挡应对,但顾晓明白,自己的意图没有达到——清扫,这个魔道学者的低阶浮空技CD不长,一落天光几乎是找着机会便招呼上去,但手动再见宁可硬吃伤害也不愿中招——无法浮空。

并不是说不浮空魔术师打法就失败了,但顾晓明白,想要真正在黄少天面前掌握局势,只有利用浮空后角色更加狭窄的视角,才能最大化发挥魔术师打法的优势。

仓促了。

喻文州注意到了顾晓的急切,而引诱出这种急切的黄少天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眼见绕至手动再见身后的一落天光又是一个清扫落空,一提扫把想从手动再见肩头掠过,黄少天却是早已有所准备,又是一个升龙斩操作,凛冽的剑气划出死亡的锋度直击一落天光……

不中!

 

喻文州稍微有些惊讶,旋即又了然地勾起嘴角。

黄少天故意引诱了顾晓的急切,而顾晓自己又怎会察觉不出这种急切呢?清扫再次落空,魔道学者看似仓皇重新走位,实则擦过剑客的剑锋高高飞起,达到剑客攻击不到的高度,还顺带骗走了一个升龙斩。

到底还是小瞧了。喻文州想起李传霄跟自己形容的少女,带着几分桀骜不驯地说“是来挑场子的”,事实上却如此沉得住气……可塑之才。

然而竞技场中的黄少天却没有心思想那么多,升龙斩的落空确实让他有几分惊讶,但不至于慌张,只是其后接连落在他头上的烧瓶仍是打了他个措手不及。手动再见不得不吃下冰火两重天的伤害,想要重整攻势,却见方才还气势汹汹地贴着他打的魔道此刻无耻至极地借着高空优势优哉游哉地丢下一个个魔法烧瓶,一时间魔法烟雾弥漫。

剑客的对空技不多,正在CD的升龙斩算一个,虽说大部分伤害黄少天都靠走位避开了,但剑客本就有先前积下的血量劣势,此时又无法对空中的魔道进行有效攻击,局面一时胶着。

“顾妹子你这样打就太无聊了啊!飞来飞去的输出不行蓝条够吗够吗?快点下来我们堂堂正正切磋!”黄少天开始刷频了,他必须快速改变形势——又一个烧瓶砸落,手动再见脚下的荷叶立刻在熔岩中灼成灰烬——随着荷叶的破坏剑客的选位空间只会越来越少,而顾晓显然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烧瓶丢落的位置赫然是要将手动再见封锁在狭小区域内。

但这样未免也想得太简单了,一者黄少天防着这一手故意走位撕扯顾晓封锁圈的缺口,再者……

一剑挑开一落天光丢下的烧瓶,手动再见借势起跳,剑光骤起,竟是在空中使出了三段斩!

怎么做到的?顾晓骇然,但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剑客的三段斩被黄少天划出直线轨迹,跳过水面不说,一记拔刀斩出鞘,一落天光急忙身形一转,却仍是被剑气所伤,来不及做出什么操作,剑客再次跃起,背光下高扬的剑只剩一道黑影:剑落长空!

“哈哈,总算被我逮到了吧!”

频道中跳出黄少天的发言,但荷叶上将一落天光劈落的剑客却毫无停顿,反手一记上挑将魔道浮空,随后连突刺逆风刺横斩斜挑下劈,或大招或普攻迅速而缜密,顾晓只能将这些伤害接连吃下,翻转的视角里血花四溅,而频道里黄少天报出一个个技能,从剑系到法系枪系应有尽有,烦不胜烦。

“黄少打太猛了吧?”

竞技场中剑客压倒性地削下魔道的血线,观众频道早已谴责声一片。

“太不厚道了黄少!”

“一点也不温柔!”

“活该被甩!”

“我!次!奥!你们有本事自己下来啊!还有宋晓你胡说八道别以为我没看见!”

作为联盟垃圾话第一人,黄少天立刻就转移了火力,只是这点小分散还不足以影响其发挥,荷叶上剑客的攻击仍然刀刀见血毫无破绽。

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了。

喻文州思索着,却是拉开鼠标切换到顾晓的主视角。

魔道学者在这幅图上的优势被顾晓悉数利用,黄少天若是能限制其飞行一波奠定局势是再好不过了,但这种精密的操作消耗不是一般的大,况且顾晓很明显地在寻找空隙,即便不能脱离被按着打的局面也要给黄少天压力。

明明视角中几乎只有一落天光飞溅的血迹,她偏偏靠着神乎其技的判断一次次试图打乱黄少天的攻势。

百分之六十,

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四十……

一落天光的血量从开场的领先逐渐下降,虽还不到濒危数值,但和手动再见已拉开不小的差距。

但也只能这样了。

这般压倒性的发挥本就不是易事,黄少天更是自知极限在哪里,眼瞅着一落天光又开始犀利的操作,手动再见剑尖急停,却也不让魔道迅速逃离,手腕急转,直接大招幻影无形剑!

非常划算,在最后关头放大招带一波血,僵直时间也是两个人一起扛。手动再见像是受了这股气势的鼓舞,一步一杀几乎是将一落天光压在地上,但就在最后一剑刺出时,本应在刀锋下的一落天光骤然消失!

幻影无形剑的最后一剑,伤害最大,收招僵直却也最长,一般情况下都会选择最后一招取消以衔接攻势。黄少天是打着全力压下血线的目的而选择了收招僵直,但谁能料到一落天光在最后一剑时消失了?

黄少天不清楚怎么回事,场外吃瓜观众却看得清清楚楚。

武器打制,元素法师瞬发技,瞬间移动。

一落天光,赫然是出现在手动再见上方!

 

意识到手动再见陷入僵直,顾晓的惊讶一点也不比黄少天少。

瞬间移动本只是用来脱身,却极其幸运地卡在了幻影无形剑的最后一剑。熔岩烧瓶丢落,一落天光毫不犹豫地俯冲,同时暗影斗篷自袖中甩出——中!

不过是短短的一个僵直,手动再见不仅吃下熔岩烧瓶的伤害,还被斗篷抓取,这一瞬的机会被顾晓完美捕捉,黄少天都忍不住要给她点个赞。

不过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啊!

暗影斗篷结束,一落天光又是一个清扫跟上,手动再见却在半空中抢出一记银光落刃,剑客如流星般急坠落地,随即剑尖高举,数道剑圈接连划出,径直绞向空中的魔道学者。

剑客45级技能:逆风刺。

剑光逼来,一落天光不得不退,只是那看似伸展开来的剑圈却硬生生的再涨了半个身位格,将魔道学者绞入攻击中。

顾晓心下一沉。

通过操作故意留一手,这个剑客使用逆风刺时惯用的伎俩她并不是不知道,可黄少天却足足藏了半个身位格。

该说…果然是剑圣吗。

剑客连招再次开始,顾晓却只觉得指尖冰凉。

乱了。

屏幕中魔道学者的攻击近乎仓皇,战斗节奏已完全被黄少天掌控,再看二者飞速拉开差距的血量,喻文州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到底还是个新人,经验不足、紧张,都是再常见不过的毛病了。不过即便如此,顾晓能打出这种局面也实属不易。

这样想着,喻文州又生出几分疑惑。

十五六岁的年纪,扎实的基本功,技能衔接的熟练,清晰到位的战术意图,乱中求稳的心态,又是姿色不差的女生,无论放在那个战队都会是老板掌中宝心头肉,绝无被埋没的可能,何必大费周章地来蓝雨——挑场子呢?

竞技场中的交锋仍在继续,交错的剑光与魔法射线中,一落天光的身影再次消失。只是这一回黄少天毫不迟疑,几个操作下去,剑客身形不转,剑气却是360°荡开。

剑客50级觉醒技能:剑定天下。

在剑定天下的加成下,剑客三段斩转瞬追上腾空的魔道学者,而后升龙斩跃起,一落天光狼狈地被扯落在地。

“一样的招式可别想用两次!”

要输了。

一次次的努力仿佛都是徒劳的挣扎,纷扬的剑光覆盖了整个视角。

究竟输在哪里?

顾晓茫然,甚至于有些想哭,又觉得好笑。

打不过就哭什么的,留下这样的印象可不是自己的目的啊。

一落天光的血量已不到20%,手动再见却将近50%,想要在这种局势下反败为胜根本是天方夜谭。

可输了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走进蓝雨俱乐部,强作镇定地放话“挑场子”,难道只是为了一场胜利?

不是的,当然不是的。

她想做的,不过是展现自己的全部。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有资格提出那个将近狂妄的要求,而后终有一天站在荣耀的舞台上对所有人说:“魔术师打法拥有无限的可能性!”

如果就这样毫无波澜地输了,未免也太丢魔术师打法的脸了吧!

一直被动应对的魔道学者突然提帚,以近乎倒挂的姿势避过剑客的剑刃,然后扫把倒转高速旋转起来——扫把旋风!

扫把带着强劲的魔法旋气拍来,手动再见横剑格挡,仍是被击得节节后退。顾晓却不贪功,只待剑客视角被剑所遮,技能取消,星星射线魔法弹接连射出。

几乎是面对面的距离下,手动再见的视角里全是魔法道具四散的光芒。黄少天也不恼,剑客剑刃一转,迎风一刀斩的剑光掩藏在魔法射线中扑向魔道学者——

“铛!”

剑刃与烧瓶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手动再见被烧瓶碎裂洒出的熔岩淋了满身,一落天光却是借势后退,还不忘丢一个慢悠悠的寒冰雨在剑客头顶。

寒冰雨这点伤害黄少天当然不惧,手动再见跨步追上,一落天光却也急停,暗影斗篷再甩,手动再见左绕,却被早就候着的闪电锁链击个正着,紧接着撒着寒冰粉磷磷光辉的扫把当头拍下!

“哎哟顾妹子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生猛?”

面对顾晓突然紧凑的攻势,黄少天惊奇,游戏中的剑客却是毫不退缩地迎上——笑话,他还将近半血,何惧顾晓那马上就要红血的血量?或者说,此时此刻的对攻正是自己需要的啊!

迎着扫把横来的轨迹,手动再见提剑,锋利的剑刃卷席而上——剑刃风暴!

 

太快了太快了太快了!

数不尽的剑刃掩盖在技能特效中。倒转、侧身、绕背……扫把上的魔道学者擦着剑气如陀螺般旋转,顾晓的视角更是眼花缭乱,但此时此刻她的选项只有冲上!

明明处于血量劣势,一落天光却不顾一切地抢攻——不,并不是不顾一切。凭借魔术师打法刁钻诡迷的轨迹,顾晓竟是在密布成网的剑气中避开了大部分伤害,而手动再见的血量也在其拼命般的架势下逐步下滑。

顾晓这最后关头的发挥着实出人意料,黄少天心中啧啧称奇,只是可惜这样精彩的攻击来的太晚,剑与扫把相抵的交换中,一落天光的血量向着个位数而去。

——顾晓依然毫无退却之意。

敢情这妹子还是个小韩文清啊。

黄少天心中感慨。手动再见一个走位架势摆开,星星射线却迎面而来。闪避已不及,剑客将将偏头,上挑的剑技使出,视角却被闪耀的光芒覆盖。

“啪”

本应直击剑客腰身的扫把被上挑的剑刃击开,魔法射线的光线转瞬即逝,黄少天恍然惊觉手动再见不知何时已半边身悬在河面!

好家伙。

一个起跳加银光落刃击退冲上前的魔道学者,黄少天仍不免惊异:方才利用星星射线掩盖视角的一击毫无预兆,若不是那记上挑恰巧弹开了扫把,手动再见怕是早已落入水中。

一落天光再次冲上,带着炫目的魔法攻击。黄少天这才意识到,顾晓加快攻击节奏、大肆使用魔法道具,全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好将剑客引入这片狭小荷叶上。

心脏,太心脏了。

剑客技能中需要位移的不少,再与在空中灵活的魔道学者相比,这狭小的区域要多膈应人就有多膈应人。黄少天心底大呼大意了大意了,却是在公频中敲道:“顾妹子当心了!”

当心什么?

顾晓不解。

一落天光挥出扫把被手动再见擦着荷叶边缘闪过,前者扫把一扭轻松回身,却见身后剑客滑步起剑,赫然是仙人指路的起手动作。

要遭!

顾晓顿时明白了黄少天的意图。

魔道学者能用扫把掌握技能实现空中变向、攻击,但浮空挥舞扫把的次数只有六下,顾晓心下一念,此时正是第六下,一落天光急忙下落,却仍是迟了一步。

技能出手,仙人指路剑光刺出,强劲的吹飞效果带着一落天光吹出荷叶。

落水!

 

太欺负人了。

眼见手动再见将一落天光击入水中,后者受身失败径直下沉,宋晓忍不住腹诽。

水中战斗,各种技能效果都与陆上不同,饶是职业选手也要经过严格训练才能习惯“操作下去角色却不听使唤”的慢动作,更别说普通玩家了。

尽管此时魔道学者的血量已只剩1%,黄少天却丝毫不给其喘息的机会,手动再见毫无停顿冲入水中——

“咦?”

本只有鼠标点击声和键盘敲击声的空调房内响起黄少天短促的疑惑声。也不怪他讶异:剑客跳入水中,视角里却根本不见魔道学者的身影。

瞬间移动?

这样的念头闪过脑海,黄少天旋即注意到头顶洒下的阴影。

上方!

手动再见顷刻间出剑,同时一个翻身,而后被暗影斗篷当头缚住。

我去!

黄少天震惊得几乎要从椅子上蹦起。

丢出暗影斗篷的魔道学者再次甩出几个魔法攻击,而后果断一个落花掌拍出,被抓取的剑客下沉,自身则借着冲力向上浮去。

这、这哪里有半分不会水战的样子?!

看着方才还受身失败沉入水底的魔道学者飞速窜出水面,黄少天禁不住在心里呐喊:心脏地这么熟练,跟叶秋学的吧!

顶着1%的血量跃出水面,顾晓全然不知黄少天给自己冠上的“小叶秋”名号,一落天光骑着扫把左手熔岩烧瓶右手酸雨干冰,只待手动再见出水,便兜头丢下。

然而,本应水花四溅的水面趋于平静,在烈日照射下闪闪发光——手动再见毫无上浮迹象。

这下轮到顾晓疑惑了,这游戏角色可在水中闭气,但氧气总归是有限的,黄少天这样等下去,难道是想潜到最后一刻?

顾晓调整视角,本铺满水面的荷叶被她蓄意破坏,一落天光抬高扫把试图寻找其他可能的登陆点,而就在此时,其身后的水面波光浮动,人影骤然窜出提剑砍来!

魔道学者像是一惊,闪避的同时烧瓶丢出,却径直穿过了剑客的身体。

怎么——顾晓一愣,四下却再次水花溅起,又是三个人影跃出。

剑影步!

水面反射的阳光为剑客的残影打下最佳的掩护,顾晓本就惊愕,更别想分清这残影中的虚实。四道身影拥上,死死封住一落天光的退路。

剑光掠下。

荣耀!

 

输了啊。

失败的图标逐渐隐去,游戏界面回到竞技场中,小魔道一落天光提着扫把面无表情,倒是生出些许沮丧来。

其实也没太糟糕吧。

顾晓这样想着,空调房的冷风浇凉高速运转后发烫的大脑,她抬肘想退出游戏,鼠标却从汗湿的手中滑脱。

“顾妹子打得不错啊!”对面传来黄少天的声音,二十出头的剑圣嘴角带笑,不似剑客出手时的冷酷凌厉,而是多了几分冠军在手的自信与意气风发。

“前辈过奖了。”顾晓听到自己轻声回答,站起身却觉双腿发软,扶住桌角又发现双臂颤抖不已,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确实是一场从未经历过的高节奏战斗,紧接着一块热毛巾从旁边递过来:“先用毛巾敷一下吧,等会记得做手操。”

喻文州把不知何时备好的毛巾轻轻盖在顾晓的手上,体贴又不显过分亲昵。毛巾上的暖意包裹了指尖,顾晓忽地想起坊间蓝雨队长“喻文苏”的别名,现在看来这种恰到好处的温柔,反使她产生了一种无理取闹的愧疚感。

“谢谢。”她近乎无措地低下头,这般不安的模样让喻文州有些无奈。他退开半步和李传霄对视一眼,后者做了个叹气的动作,而后招呼道:“顾晓,你留个邮箱,我把今天对战的视频发给你。”

见顾晓几乎是立刻跑到李传霄那边,喻文州稍微苦恼了一下“蓝雨队长”身份的距离感,接着就听黄少天问:“顾妹子你基本功真不错啊,水战也练过吧?是不是在哪个训练营待过?”

“啊,以前在微草训练营……”似乎是话说一半才想起自己“挑场子”的身份,顾晓急急忙忙补充,“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挑场子什么的……”

思来想去仍觉羞愧不已解释不清,顾晓略显懊恼,就见黄少天毫不在意地摆摆手:“顾妹子你别紧张,挑场子又不是什么大事,那些训练营的小家伙还有得练——你说是不是啊霄哥?”

猝不及防被点名的李传霄露出苦笑:“黄少你就别笑话我了,这个月的鸡腿都被老板扣光了。”

未等顾晓疑惑“扣鸡腿”是哪里来的梗,另一边宋晓探过身来:“对啊顾妹子,我们蓝雨除了黄少非常凶残没有前辈爱,其他人还是很和谐友好……”他话说了一半,注意到黄少天格外灿烂的笑脸,吞了口口水缩到于锋身后,“当然了,黄少作为我们的副队长,尽职尽责,非常辛苦!我们还是要体谅他的,是不是啊于锋?”

然而不等于锋接口,黄少天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一手拉宋晓一手钩于锋:“你说的很有道理宋晓!我作为蓝雨尽职尽责的副队长理应承担监督你们的工作好为队长分压,但是夏休期开始后我都没有和你们打过竞技场实在太不应该了!为了不让你们夏休期过分松懈不如等下我就来展示一番前辈的关怀?”

于锋:……

这边三人开始进行单方面的和谐交流,一旁郑轩不忍直视地撇开视线,恰巧对上了顾晓探寻的视线,后者眨了眨眼,而后像是心虚地挪开目光,莫名的惹人发笑。

魔术师打法、微草训练营。

郑轩对魔术师打法印象不算深,毕竟没有和王杰希在单人赛事中对上过,第四赛季后半段后者又开始转型。只是这种比起技术更需要思路的打法终究是难以复刻,他琢磨着王杰希在微草训练营演示魔术师打法的可能性,自然而然地问道:“你的魔术师打法是在微草学的?”

骤然被问及的少女怔愣了半晌才温吞回地答:“不是,王杰希——王队是不用魔术师打法的。”

到底是不怎么和这个年龄的女生打交道,郑轩干巴巴地回了句这样啊,看向身侧若有所思的喻文州。

喻文州倒是没想这么多,他方才粗略地看了眼顾晓的数据分析,抬头便发觉两人都看着自己,前者一脸坦然,后者先是一惊,转而抿了抿嘴,更加坚定地望向他。这幅故作淡定的模样着实有几分小孩子的可爱,喻文州忍下心底的笑意,顺着她的意开口:“怎么了?”

明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面对喻文州含笑的注视,顾晓张开嘴,却发不出半个音节。正在这不上不下的尴尬时刻,那厢结束了友好交流的黄少天也转过头来:“对了顾妹子,你为什么要来我们蓝雨挑场子?”

“我……”

愈是意识到所有人都在等自己的回答,顾晓愈是舌尖僵硬。她忽地失了说下去的勇气,于是沮丧的挪开目光,却被对面墙上的海报——写着“第六赛季总冠军”的海报——刺痛了双眼。

“继续用这种打法,”记忆里的人面色疲惫,“是拿不到冠军的。”

冠军。

顾晓看着那两个烫金的大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排除掉心中所有的犹豫与胆怯。

“我想成为职业选手。”

她微抬下颚,一如出现在蓝雨俱乐部前台时的镇定与傲然。

“用魔术师打法。”

 


——本章FIN——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