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偶织莲

乌野重要还是蓝雨重要,真是个好问题

[喻文州中心]十八岁的冬天

#迟到的生贺
#七千字小短篇,已完放心跳
#有雷有BUG,不接受撕逼,不适点叉
#全职属于蝴蝶蓝,ooc属于蠢作者

V

安利一下姐妹篇,八月份写的烦烦生贺
[黄少天中心]十八岁的夏天

V

V

V

V

V

“还是算了吧……”
胳膊弯夹着一叠资料,喻文州一手举着手机,目光沿着铁柜上一排排文件划过。
“嗯……好,也帮我谢谢爸。”
电话结束只剩下忙音,喻文州也终于在成堆的文件中找到自己需要的抽出来,几乎同一时间,档案室的大门被推开:“喻文州!”
风风火火跑过来的少年半手扶着门框,右手的五根手指不安分地活动着。
“别找啦微草的人来了!”
视线落到他灵活的右手上又迅速移开,喻文州将整理出的文件码齐抱起,跟着少年——方世镜从挑战赛中相中的少年——走出门去。
“已经找到了,我们走吧。”

V

V

第三赛季常规赛第十九轮,蓝雨主场迎战微草。
G市的二月不算寒冷,下午的阳光不带温度却也耀眼,呼呼刮来的北风徒有气势而不凛冽,整个城市都笼罩在年末的喜庆中,完全未受所谓的“比2008年还要严峻的寒潮”的影响。只是辛苦了从B市赶来的微草战队,航班被大雪延误,一行人抵达酒店时已将近下午四点,匆匆休息了不久就要准备比赛,可以说是旅行体验极差了。
喻文州同方锐赶到楼下的时候,正巧看见微草战队的人从大巴上下来,蓝雨战队的人迎上去寒暄,蓝色和绿色的队服混在一起,别有一番风趣。
“哎微草队长是哪个啊?”身旁的方锐嘀咕着,飞速钻进了蓝雨训练营围观的圈子里,喻文州紧了紧胸前的资料,同回过头来的人打了个招呼,站到人群边缘。
彼时离除夕只有三四天,训练营留下的人不多,乌拉拉地全站在一边围观。喻文州不太明白这样做的意义,魏队曾说战队要亲自下来放狠话,那么训练营又是要干什么呢?制造气势?
不过他也不能抗拒这蓝雨训练营成立以来的优良传统,再加上他的确有些好奇微草队长王杰希,那个一出道便担上队长重任、用前所未有的魔术师打法得到全联盟重视、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青年。
“就是那个,队长旁边那个,王杰希!”
“是吗?不是说他大小眼吗?我看挺正常的啊?”
“傻啊,人现在侧着脸,哪来的大小眼?”
一群半大少年议论纷纷,喻文州则将全部注意力锁定到方世镜身旁的人身上。
是王杰希了。
仍旧是那副沉稳的模样,丝毫没有一个新人的生涩感,却也不似上回相见时的老神在在。他侧着脸同方世镜交谈着,带着几分柔和与尊敬,又不显得失了微草队长的气势。
——是一队之长该有的姿态。
喻文州默默地握紧了拳头。

V

V

“哎哟你跑什么跑跑什么跑?说好的霸图铁血汉子你不好好拉仇恨跑什么啊?你一个骑士防高血厚还怕了我这个剑客你不害臊吗?你看你一跑了BOSS仇恨拉不住全团的人都要遭殃啊!”
黄少天口中嚷嚷着,网游里的剑客也是一马当先,领着一群敢死队追着霸图的主T队打乱阵势,头顶的文字泡一个接一个,内容还不尽相同。
“黄少越来越丧心病狂了……”隔壁桌的方锐悄声惊叹于黄少天一个顶八个的噪音战斗力,喻文州却没心思管这么多,游戏里他的术士一边躲避横飞的法术攻击,一边在公会频道中指挥远程站位。
此时是傍晚七点三十七分,离蓝雨对微草的比赛不到一小时,战队的人早已准备好出发去场馆,训练营的一群人还紧跟着公会的步伐,在网游中争抢本周为剩不多的野图BOSS。
或者说,就是在职业选手绝不会参与的现在,这些准职业选手们才大放异彩。
“兄弟你就别跑了你看我们BOSS还剩多少血!你是不是想快点结束?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你很想看比赛吧?我也很想看啊所以我们快点结束——次奥到底是谁在给你加血!”
霸图的阵势被蓝雨冲散,黄少天一个人追着他们的主T跑,只是霸图今天的奶妈异常生猛,这骑士一边扛BOSS一边扛黄少天,血线还恶心地拉在40%左右。
或许,只是某个奶妈比较生猛。
喻文州转动视角,视线越过搅局的黄少天,径直看向霸图阵中,顺着人流不时移动的牧师。
蓝雨的远程皆已就位,就等霸图仇恨一散法术全丢,可那骑士格外顽强,明明霸图的奶妈团早被他们打乱,治疗术的光芒依然连续不断地在他身上闪现——来自那个毫不起眼的牧师以及他指挥的团队。
局面一时僵持不下,喻文州却不慌张。
他在等待,等待某个信号。
“!”
频道中郑轩发出了一个惊叹号,与此同时霸图那个牧师所在的阵地被弹药专家绚烂的弹药攻击掩盖,而后,气功师捉云手,牧师被高高捉起。
喻文州操作着术士稍稍向前一步,手中法杖举起,同时在频道中输入——
“噗”
在嘈杂中微不可察的火焰燃起声音,喻文州心下一惊,却来不及有所应对,神圣之火的光辉照耀了他的视野,却黯淡了他的技能树,紧接着各种攻击光效,黑屏。
“我去喻文州你怎么死了?”
失去治疗的骑士血条清零,黄少天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队伍列表中喻文州的术士暗了下去。
“不慌。”喻文州沉声,他转头看向公会会长。集攻的信号已经发出,就算他的角色死亡,蓝雨的攻击也不会受太大影响。
“我去我去我去这什么鬼?哪里来的磁场线圈?”BOSS红血,仇恨乱飞,任务达成的黄少天却未能功成身退。本就血量告急的剑客被磁场线圈拖慢速度,在BOSS的一个范围攻击下阵亡。
“卧槽!”
黄少天从座位上跳起,又惊又怒地看向喻文州,后者也是一脸意外,扭头看向公会会长。
可蓝溪阁会长也很茫然啊!
喻文州莫名其妙死了,他急忙发出号令,可一堆堆机械师的小玩意突然砸下来,蓝雨这一堆远程本就脆皮,近战也像黄少天一样惨遭暗算,慌乱中BOSS被拉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不是霸图——人家还忙着拯救自家队伍呢!
乱!乱!乱!
场面一片混乱,又是BOSS红血的紧要关头,失了先机就可谓失了一切。喻文州起身,想重新找个号看能不能挽救一下局面,就听那头郑轩喊道:“是雷霆——”
黄少天“咻”地蹿到郑轩身边:“郑轩你要坚持住!不能死了!全公会的希望就指望你了!”
“别别别我压力山大……”率先追上BOSS却被发现,报了个坐标的郑轩抱头逃窜。
“嘿嘿嘿轩哥莫慌!”最先赶到的是方锐,只见气功师猫着腰冲向被围攻的弹药专家,然后风骚地绕过他们直朝BOSS而去。
“……”被摁在地上打死的郑轩。
“哎呀BOSS都快凉了我还追不追啊?”然而蛇皮走位的方锐毫无对郑轩见死不救的愧疚感,他嘴上这样说这,手上却是操作着角色悄咪咪地一蹲,捉云手一探——被一个机械师拦住。
“别追了。”
代替BOSS被抓过来的机械师头顶三个大字。
“……”同样被摁在地上打死的方锐。
不到一分钟,世界上出现了BOSS被雷霆公会击杀的公告。

V

V

竹篮打水一场空,说不沮丧是不可能的。
喻文州细细回忆网游中这场混战。
究竟是哪里没有考虑到?雷霆的人藏在哪里?又是怎么混进战局的?那个神圣之火——
“……回神了!”
耳边骤地响起一声大吼,喻文州猛地一震,看向满脸写着“我不高兴”的黄少天。
“你还在想网游里的事?又没有人怪你指挥不当,那个时候本来就一团混乱谁能保证百分百抢到BOSS?就连魏老大都经常被叶秋坑,更何况你还不到魏老大的水准。”他做了个呲牙咧嘴的表情,“走了走了快去看比赛,我倒要看看那个王什么的魔术师打法怎么回事……”
“我……”喻文州想辩解什么,又只能讪讪地闭上嘴跟在黄少天身后。
是什么时候有所转变的呢?
他看着黄少天的背影。
不再在他面前生硬地避开魏老大的话题,不再用挑刺的语气嫌弃他的手速……那个骄傲张扬对他不屑一顾的黄少天,孩子气地把魏琛的离开怪罪到他头上的黄少天,是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般理智平和、甚至带着点体贴的黄少天?
是他第一次指挥公会拿下野图BOSS的时候吗?是他第一次用六星光牢困住他的时候吗?又或者是更早,他们两个组队面对战队的考核的时候?
喻文州突然想起,他唯一一次因黄少天的蓄意针对失去理智,和他在竞技场死磕到手指抽搐后,方世镜拉着他毫不掩饰疲惫的一番话。
“魏队一直在后悔,说没有早些发现你们的潜力,用正确的方式培养。”
那个带着信赖与关怀的目光让喻文州无地自容。
“……文州,蓝雨的未来在你们手里。”
加快脚步和黄少天并排,喻文州甩开脑中有的没的,就听身旁黄少天说道:“喻文州。”
“嗯?”
喻文州转过头,黄少天面色平静,眸色漆黑近乎凛冽。
“今天是不是你生日?”

V

V

晓川场馆。
“死亡之门!索克萨尔释放了死亡之门!但是——王不留行摆脱了!不愧是魔术师打法!王杰希选手摆脱了死亡之门的追踪,星星射线!中!方世镜选手不得不……”
过快的战斗节奏让解说声嘶力竭,喻文州摘下耳机,就听场馆中此起彼伏的加油声和叫好声气势汹汹,不亚于赛场上的激烈交锋。
擂台赛最后一场,索克萨尔对王不留行。
然而蓝雨的形式不容乐观。
两家战队的王牌,一方是出道便以精彩操作震撼联盟的新秀,一方是职业末年平平淡淡的老将,仿佛也代表了这两只战队本赛季的走向:前者气势昂扬目标夺冠,后者不复当初连进季后赛都不被看好。
也难怪微草的粉丝们,即便是在客场,也有不失主场的声势与热血。
怎么能不叫好呢?
魔道学者本就是攻击绚烂的职业,又是再炫技不过的魔术师打法,王不留行每每擦着咒术边缘飞过,留下灭绝星辰划过的莹莹光辉……怎么不叫粉丝激动?
索克萨尔的名字终究是暗了下去,在微草粉丝的叫好声和蓝雨粉丝的咒骂声中,中场休息开始。
喻文州抬头愣愣地看着大屏幕上王不留行击败索克萨尔的回放,半晌回过神来,低头在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黄少天等人一散场就不知钻哪去了,徒留喻文州一个人在座位上。
直到有人轻轻地碰了碰他的手肘。
“那个,哥哥好。”一只手遮着鼻子的女孩怯生生地望向他,“请问你有纸巾吗?”
“啊有的。”喻文州意识到女孩的窘态,慌忙掏出纸巾递过去,然后礼貌地偏开目光,只听得女孩瓮声瓮气的谢谢与抿鼻涕声。
喻文州早早就注意到这个女孩,独自一人坐在前排的“亲属专座”,安安静静地,或许是感冒了鼻涕不断,纸巾几乎塞满了脚边的垃圾袋。
可能是哪个工作人员的家属吧。
他这样想着,思绪又回到了笔记本上。
……
不,稍微有些难以集中注意力。
喻文州停下笔,半倾着身子盯着他的笔记本的女孩措不及防地对上他的视线,抿起嘴角露出一个带有亲近意味的笑容:“你也喜欢王不留行啊?”
场馆内微暗,转播大屏的光芒打在女孩微扬的侧脸上,她鼻尖泛红,直视他的瞳孔闪闪发亮,像是盛满了星光。
“……算是吧。”
喻文州看向自己写满了王不留行分析的笔记本,倏地说不出否定的话语。试想一个微草粉丝,坐在蓝雨专场,耳边全是“蓝雨加油”“打倒王不留行”,他大概明白了女孩先前沉默的原因。
“这个,是王杰希吗?”像是终于憋不住自己的好奇,女孩伸手虚指向笔记本的一侧,目光专注。
“……是啊。”喻文州哑然,有些发笑。
那是他出于习惯随手画下的速写,画面中的男子侧头低眉,队服上微草的队徽不显眼却形象,右下角还写着“王杰希”三个小字。
也难怪会被认成王不留行的粉丝。
“我很喜欢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不过好像坐错了地方。”女孩吐了吐舌头,“知道哥哥你也喜欢王不留行我就放心啦!”
“你是一个人来的?”不由自主地放低了声调,喻文州其实不太熟悉和这个年龄的人交流,毕竟放在家族的同辈里,他已是最年幼的一个。
“和哥哥一起来的。”似乎是提到自己的哥哥感到高兴,女孩晃起双腿,盖住膝盖的裙摆抖出好看的弧度,“不过他比较忙……本来还不准我来,可是我不想错过王不留行的任何一场比赛!”
女孩元气满满的声音里是藏不住的骄傲,喻文州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舞台,微草队员们站起身,在他们年轻的队长的带领下走上比赛席。
团队赛打响。
他或许是有那么一点点钦佩王杰希的吧。
不仅仅是因为他身后全心全意支持他的粉丝,也不单单是因为他队长兼新秀的双重身份,更重要的是因为他拥有的——
地图中蓝雨与微草主力正式相遇,而后,王不留行迅疾冲出。
——只需一个操作,便能引爆全场的实力。
以一己之力破开局势力挽狂澜,用精彩的操作带动全场的欢呼与喝彩。
——选择职业选手这条路的时候,谁不会有这样的期待呢?
可终究是与自己无关了。
赛场中蓝雨的角色一退再退只为诱敌深入执行分割战术,可被分割的王杰希毫无一对多的束手束脚,灭绝星辰高速挥舞,决绝地撕破蓝雨的包围圈……
第三赛季常规赛第十九轮,蓝雨主场,2:8负于微草。

V

V

喻文州独自走出场馆,突觉G市的夜晚意外地寒冷了许多。
散场后黄少天拉着郑轩方锐拔腿就跑,脸上还带着主场失利的不快。
确实是让人心痛的一场失利了。自家主场,冬休期开始前的最后一战,谁不想拿下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开心回家过年呢?然而现实是大比分告负于人,再回顾蓝雨这下半年来的比赛,大半赛季积累下来的失望与迷茫齐齐压在心头,让人喘不过气来。
明明……今天是自己生日啊。
他想起来场馆的路上,黄少天突兀地问他“今天是不是你生日”,语音语调过于生硬冷漠,以致他口不择言道:“我们家是过农历的。”
特意拒绝了母亲接自己回家的提议,除开对这场比赛的重视,还有那么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全被黄少天一个“得了呗”的白眼,还有一句“今天可是比赛日,谁有闲心帮你过生日”击了个粉碎。
如果今天赢了,现在或许还能高兴点吧。
宿舍大楼没有往常的喧闹,战队的人出去聚餐,喻文州整理好心情,推开自己的房间门。
空无一人。
有人才奇怪了。
他轻笑于自己毫无根据的期许,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过农历吧。

V

V

话虽这样说了……
“队长?”
喻文州疑惑地看向敲门拜访的方世镜,后者笑了笑,摸出一本相册。
“可能有些晚了……”他带着些许歉意,“文州,生日快乐。”
“……”
喻文州不知所措。
他接过那本蓝色的相册,上面印有蓝雨战队的队徽。
“本来想拿下一场漂亮的胜利,然后一起祝你生日快乐的,不过现在……抱歉啊文州,是场糟糕的比赛吧?”
“不是、我没有觉得——”喻文州有些慌张,却又说不出任何实质性的话语来应对此刻的状况。
前辈们很努力了?可结果是多让人失望。竞技场上向来只有胜负,谁不是拼尽全力去争一场胜利呢?
揉了揉少年低下去的头,方世镜叹了口气,再度扬起笑脸:“好了不说这个,看看这本相册吧?你知道我们几个大老爷们要挑件礼物有多难——虽然大部分照片是传霄选的。”
“……嗯。”
喻文州点头,怀着一股说不上来的情绪翻开相册。映入眼帘的是他刚加入训练营的合照,为首的便是黄少天肆意的笑脸。他的目光滑过那一张张熟悉的脸——有的还在,有的已经离开——最后停留在边上,十六岁的自己脸颊还带有些许圆润,露出现在的自己已不会有的张扬笑容。
一页一页翻下去,或在训练室,或在饭堂,或在晓川场馆的观众席上;或全员合照,或和几个相熟的学员,或和战队的前辈……甚至还有那个心跳加速的午后,自己和魏琛坐在电脑前,旁边是围观惊呼的少年。
相册翻到最后,是一串串不同的字迹,他的前辈们给他写下——
“祝喻文州十八岁生日快乐!”
喻文州忽地就湿了眼眶。
“谢谢队长和前辈,我……我很喜欢这个礼物。”
再好不过的生日了。

V

V

然而喻文州的生日还没有结束。
方世镜离开,他正细细地翻看相册时,房门外有人重重地拍起了门。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你快开门!哎哟我快累死了你还没睡吧快开门啊!”
嘴里说着快累死了,黄少天说话还是一如既往一口气不带喘。喻文州一脸莫名地打开门,一个纸箱砸在他脚边发出沉重的声响。
他看向门外,黄少天,方锐,外加一个生无可恋的郑轩。
“生日礼物!”黄少天往地上的纸箱一指,“我才不会去算你的农历生日,要过就今天把它过了!你不是很喜欢笔记本吗?一本一本送太小家子气了,我直接买了一箱,都是蓝雨封皮的!”
“……”很喜欢笔记本的喻文州无言以对。
后头憋笑的方锐揽着郑轩的肩:“我先说明啊,笔记本是黄少的主意,我是觉着吧,难得十八岁生日——”他抬手比了个手势,“撸串去吧?郑轩请客。”

V

V

二月十日,二十三点一刻。
在方锐“十八岁可以开始夜生活了”的怂恿下,成年人喻文州带着未成年人黄少天、郑轩和方锐到珠江边撸串。
然而喻文州看着手机中李传霄发来的“十二点前给我回来”的消息以及刷了两排的菜刀,又看向对面八卦“传霄哥怎么又被女朋友甩了”的黄少天方锐和兴致不高地听着的郑轩。
各种意义上,压力山大。
其实四个还称不上青年的准职业选手在珠江的夜风中靠抖腿取暖,除了“传霄哥被甩了几次了”这样老生常谈的话题,还有什么可聊的呢?只是这个年纪的男生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又刚刚看完自家队伍的比赛,一人一杯果汁抱着各抒己见,颇有喝大了的兴致昂扬。
喻文州想自己大概是不太适应这种环境的,以至于郑轩都参与进怎么怼微草的话题中,他却在刺脸的寒风中感到种说不上来的迷茫与难过。
隐约觉得不该如此,但又想象不出原先的自己该是怎样的姿态。有关蓝雨的一点一滴不知何时融入了自己的生活中,喻文州甚至回忆不起十六岁的那个少年,是以着怎样的自信,豪情满怀地报名蓝雨训练营。
但那些又不太重要了。他未来的人生必将以蓝雨为轴心,与面前的这几个人搭档。
可是自己能做好吗?
之前一直觉得遥远的队长之职,在十八岁生日到来,兀地被划入成年人行列后,显得那么地沉重与压抑。他能够成为一个好队长吗?能够不辜负大家的期待、带领蓝雨夺取冠军吗?
像是有冰凉的液体从头顶浇下,寒意划过脸庞钻进五脏六腑,就连方锐和郑轩猜拳去勾搭隔壁桌妹子的嬉笑声都逐渐远去。
“喻文州。”
不知何时坐到自己身边的黄少天咬着吸管,声音含糊。
“我一直觉得魏老大是最好的队长,全联盟第一那种。”
这不是一个愉快的话题,喻文州却在黄少天闷闷不乐的声音中感受到一股奇妙的平静。
“所以他走的时候我很难过,看谁都不爽。”他用力把果汁瓶摞到桌上,半晌扭过头来,语速加快,“尤其是你——明明一直都是吊尾车,手速也是慢到让人绝望,凭什么就能接手索克萨尔、接下魏老大的位置!”
那是一种名为“瞪”的注视,以致他整张脸都带上了戾气:“我不管你是怎么想,得意骄傲嘲笑不服气随便你是什么心态,但是喻文州你必须记住了!”
这个眉宇间有着剑客的锋芒的少年压低了声调。
“蓝雨的目标永远是冠军。”
像是有什么东西茅塞顿开,喻文州再次回想起方世镜的那番话。
“好。”他听见自己郑重的声音,“我发誓,”
——他要成为蓝雨的基石。
“我会成为全联盟第二好的队长。”
——而黄少天,是最锋利的刃,斩断来敌。

V

V

V

V

V

【后记】
后记喜欢啰哩吧嗦,尽量从简。
先说结尾,本来想写几个未成年沿着珠江奔跑吃霸王餐,后来想想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让成年人买单好了……话说训练营收入是怎样来着?【看向喻文州的钱包】
好了不皮了,其实是写到“基石”“利刃”的时候,由衷地感到期许和满意,后面的情节太多此一举,就收笔了。
即使知道一直到第十赛季,蓝雨除了第六赛季再无冠军,写下结尾的时候,突然就对蓝雨的未来充满期待,觉得他们可以拿很多很多很多的冠军,做最好最好最好的搭档。
不知有没有写出这种感觉,如果没有,笔力不够,致歉。
但无需否认,他们是最好的,不是吗?
然后说喻队,不,喻文州。
我以为十六岁的喻文州拥有不输黄少天的自信,只是后来经历失望,以致他不再骄傲,但绝不自卑。至于他究竟是如何坚持下来,除了对荣耀的热爱,一定还有什么现在的我揣测不到的东西。
曾经低谷,所以更明白高处的不易与可贵。十八岁之前的喻文州,大概就是一个早熟,容易想多而迷茫的少年。而在这个十八岁的冬天,他切实地意识到蓝雨之于他的重担,以便未来完成从喻文州到喻队的成长。
他对蓝雨负有责任,因为他不是一个人;他不再为这份责任而担忧,因为他不是一个人。
这大概就是我写下“十八岁的冬天”的初衷。
再说黄少天。
我不觉得少年黄少天是个“好孩子”,至少谦虚是不怎么有的。训练营第一的资本让他骄傲,自恃和喻文州不在一个层面,这种自尊让他说出“吊尾车又有什么高见”的攻击性言论——完全是无意识的、上位者对下位者再低级不过的言语暴力。
而在魏琛离开、喻文州将接手索克萨尔后,这种忽视变成了愤怒,因难过不解产生的愤怒,于是他孩子气地对喻文州抱有恶意。
不过从《巅峰荣耀》来看,这种恶意在夏休期就消得差不多了,或许等到十八岁的夏天,他就能够真心地对喻文州说一声“队长”了吧。【咦所以这是八月十日生贺的主题吗?】
一不小心又说多了,emmmm……补充一句,文中“又被女朋友甩了的传霄哥”是私设的蓝雨训练营负责人,一个苦逼与苦逼并存的角色。
最后,让我们——特指庙粉——振臂高呼:
蓝雨战队联盟第一!
蓝雨战队联盟第一!
蓝雨战队联盟第一!

【感谢阅读V】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