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偶织莲

乌野重要还是蓝雨重要,真是个好问题

【记录】今天的本丸催更了吗?-002

自从把笔名告诉本丸的大家后

审神者每一天

都挣扎在被催更的水深火热中

 

 

食用说明

01.换一种方式的本丸记录贴,含晒!含晒!含晒!

02.花丸活击都只看了一遍,公式书也是不存在的,ooc预警!

03.更新随缘,大家就当消遣时光的小段子看吧

04.不管怎么说都要凑齐四条


#2018.08.13

 

01

终于完成了万恶的在线课程,审神者从朋友圈中得知基友的课程还要上四天,美滋滋地点赞评论“哈哈哈哈我已经上完了”,身后持续的刀剑交错声恰巧告一段落。

她站起来转过身,将冲过来的小天狗抱了个满怀。

“主公大人!我们马上就要有十万御岁魂了哦!”

明白自家主公大人宅女体力的今剑控制好力度意思意思就从审神者怀里跳下来,仰着头兴高采烈:“等接到日向正宗我们就回本丸吗?”

原本也被今剑情绪感染的审神者听到后半句话,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来:“啊……是该回本丸了呢……”

围过来的短刀们面面相觑,不解于审神者突然的低落。

“主公大人不想回本丸吗?”五虎退小声问道。

“咳,怎么会不想回本丸呢!”被五虎退弱气的声音吓了一跳,即便知道极化归来的少年早已不似从前没有安全感,审神者还是担心他下一秒就能哭出来,赶忙强调,“我只是联队战意犹未尽而已!”

为了让自己的理由显得充分,审神者竖起手指一本正经。

“联队战经验好吃。”——但是经验又不急。

“还能接到日本号大包平日向正宗。”——然而马上三振刀都能聚集本丸。

“冬日地图还特别凉快!”——也不至于为了凉快就不回本丸。

“——我们接到日向正宗就回去吧。”说着说着反而把自己说服了的审神者捂住脸。

地图切换,队长厚带头进入战场:“那么我们出发了,大将。”

审神者挨个和短刀们击掌,最后头药研却在离开时回过头道:“大将,大包平先生在第二部队远征,要一直到晚上才回来。”

早已看穿审神者纠结的短刀露出无奈的笑容,又不等审神者回答便转身快步跟上前方的队伍。

思考着药研最后才提醒自己究竟是体贴还是逗她玩,审神者最后看了眼准备战斗的短刀们,一边按奈不住笑容一边举起手放在嘴前。

“大家——祝武运昌隆!”

 

02

“随波逐流来到这里。”

短刀少年浑身透露着一股优雅的气息。

“我就是日向正宗。”

面对被召集起来迎接新刀剑的一本丸刀剑男士,他一点也不紧张、从容地自我介绍完,看向最前方一直没有发话的审神者。

然而审神者满脑子都是“天哪贵贵的声音超好听!”“什么时候也能听到娘娘的声音啊!”。

身后近侍一期一振轻咳一声,看着碗里想着锅里的审神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故作镇定地抬头挺胸,背出早已准备好的台词。

一期一振不由得想起前些日子审神者将他定位近侍时的严肃告诫。

“等我见到日向正宗一定会高兴到忘记时间说不出话来!”她丝毫不为花痴到神游而羞耻,“所以一期你一定要提醒我!另外自我介绍台词我也要准备一下——请务必陪我练习!”

说了无数遍“我是一期一振”的粟田口太刀欣慰地看着审神者发挥突击培训的成果,由衷希望审神者能如愿给新来的短刀留下好印象。

日向正宗认真倾听地模样充分地缓解了审神者的紧张,以至于她到最后脱口而出:“我能叫你日向酱吗?”

短刀似乎小小地惊讶了一下,而后在审神者再次感到紧张之前勾起唇角:“没问题,这样的称呼,很好呢。”

审神者:……一期哥!我受到了暴击!我要樱吹雪了!

 

03

安排了粟田口一家带日向正宗熟悉本丸,审神者还没来得及放松下来,一旁的胁差少年语气轻快:“可以笑了哦,主人。”

“咦。”被堀川国广说出心声的审神者捂脸,“这么明显吗?”

“超级明显的——”加州清光拖长了声调,“从第一次锻出莺丸殿开始,之后的一期殿三日月殿鹤丸殿,还有上次联队战接回来的萤丸——”

大和守安定笑眯眯地补充:“主人都会露出那种‘好幸福但是要忍着’的表情呢。”

“明明我更可爱。”加州清光总结陈词。

“也没那么夸张吧……”审神者回想了一番,看向自家不靠谱的初始刀。

陆奥守却完全没有GET到自家主人的意思:“咱记得蜻蜓切来的时候主人还亲切地拉着他说‘一起为本丸的明天奋斗吧!’来着。”

在善意的哄笑声中,审神者恼羞成怒转身便走:“我去制定接下来的出阵计划了!”

日课·回复评论1/1

“咦,今天没有评论哎。”

对自己毫无吸引力的文字习以为常,审神者修改了文档里几个错别字,把鲶尾寄回来的书信收好,决定下楼呼吸新鲜空气。

她溜达到庭院里,注意到屋檐下喝茶的本丸大佬们。

“哇,是梅子饭团吗?”

同三日月和莺丸打了个招呼,审神者蹲到小短刀前田端来的点心旁。

“嗯,日向说了梅子饭团的新做法,烛台切先生就尝试了一下。”

审神者抬手揉了揉前田的头,另一只手向饭团伸去。

然后在前田惊讶的目光中,一只深褐色的大型昆虫落到了审神者朝点心探去的手上。

“……”

审神者瞬间浑身僵硬,几乎是拼命才按捺住喉咙里的尖叫。

“哈哈哈,是蟑螂呢。”三日月捧着茶杯一脸笑容。

与无动于衷的太刀不同,小短刀飞快地挥手拍飞审神者手上学名“德国大飞蠊”的生物,拉住审神者僵硬的双手:“鹤丸殿,请不要再吓唬主公了!”

被拍飞的玩具蟑螂倏地飞上房顶,一身白衣的罪魁祸首从屋檐上跳下,轻巧落地不发出半点声音的优雅姿态颇具鹤的美感。

“我可是在努力帮主人克服不必要的恐惧。”鹤丸国永振振有词,还不忘拿起一个饭团塞到嘴里,“唔,意外地好吃呢。”

某次例会上一只半个指甲大的蟑螂爬上了桌子,审神者立刻尖叫一声扑进了当时近侍的怀里——虽说被抱住的山姥切国广“嗵”地一声脸颊通红倒在地上更加让人担心就是了。

从那以后,鹤丸国永就乐此不彼地拿蟑螂恶作剧,发誓要将审神者锻炼到能淡定地将蟑螂一巴掌拍死的程度。(审神者:蟑螂是不能拍死的!不能!)

好不容易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的审神者有气无力:“不,我觉得这种恐惧是少女必需的萌点。”

解决完一个饭团的鹤丸国永看了看又开始“哈哈哈”的三日月和微笑着摇了摇头的莺丸,两眼一转看着审神者身后故作惊讶:“哟大包平!”

“啊?啊!大包平?!”

刚咬了一口饭团的审神者飞速地窜起来,想都不想拔腿便跑:“我突然有事先走了!”

鹤丸国永笑弯了腰几乎喘不过气,前田后知后觉地疑惑道:“主公……”

“为什么那么怕大包平先生呢?”

日课·催更1/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