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偶织莲

乌野重要还是蓝雨重要,真是个好问题

【段子】关于不打荣耀的我如何在全民荣耀的世界生存这件事-002

前文走起(好像不看也没有影响的样子?)

→<a target="_blank"rel="nofollow"href="http://weidamusang.lofter.com/post/1ddf1309_12bd47a4b">001</a>
(链接失败的话大家就自己意思意思一下吧TVT)

V

V

V

·全民荣耀(2)

准确的说“全民荣耀”是H市给我的第一印象。

走下飞机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机场里有很多提着印有荣耀LOGO或是战队队徽(以嘉世居多)行李箱的人,打了个顺风车,开过来一看居然是辆漆成红白两色印有嘉世枫叶的骚包痛车——我爸差点把司机当成不良拒绝做这辆车。

司机倒是很友好,接过我从黄少天那里顺来的蓝雨LOGO行李袋后亲切地问我:“蓝雨粉?从G省过来的?”——并没有我想象中不同战队粉丝见面分外眼红的氛围。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很理智地告诉他:“这是我朋友的袋子,我不怎么玩荣耀的。”

H市的交通和G市一样让人绝望,我一边想着“三连冠的嘉世就在H市荣耀粉多也挺正常的”,一边被路途中各种荣耀、联盟、嘉世的广告刷新三观。

尤其是当我看见某座高档小区每栋楼搂顶都有巨大嘉世枫叶还拉着横幅后,被“嘉世居然有钱到能在H市搞房地产了”的结论惊得目瞪口呆。

“啊,那是嘉世的赞助商。”司机适时解决了我的疑惑。

接着我爸妈就来了兴致和司机探讨H市不同地段的房价,期间伴随着各种“哇”“天呐”好似乡下人进城的声音——明明我们G市的房价也不低啊。

抛开羡慕嫉妒成分,这种“全民荣耀”的感觉并不坏,就像我和黄少天一个看排球比赛一个看荣耀联赛也还是能做好朋友一样,旁边的人到底打不打荣耀并不阻拦我们的正常交往,而且悄悄地说,我为黄少天选择的不是一条不被人理解的路而高兴。

但是走上街到处都是的荣耀周边、坐个公交地铁还能找到荣耀主题专车、订的酒店居然还配备了荣耀的读卡器——不要问我是怎么认出来的——烦说不上,审美疲劳是真的。

好在Z大校园没有被狂热的荣耀潮影响,至少第一眼看来“名校”气息还是很浓厚的。

——还没有意识到荣耀的主要受众其实正是我们这个年纪的大学生、一心想着“不知道舍友看不看小排球”的我,打开宿舍门便看到巨大的霸图队徽……

所谓的两眼一黑,大概就是指这样吧。

V

V

V

·舍友

在高中毕业的那个漫长暑假,我偶尔会思考自己的大学舍友会是怎样的人。

整个中学时代我都没有遇到过和自己追同一部新番的好友,更不要提闺蜜这种没影子的东西,所以说大学舍友吧——不求一定要是小排球的粉丝,至少说得出ACGN是什么的缩写就好了。

——甚至做过大学宿舍像《闪光少女》中的502一样中二的梦。

然而现实非常的骨感。

我的上床十一,一个擅长鼠绘板绘水彩正在学习分镜画触,铁打的荣耀PVX党,每天都在抱怨笔记本带不动荣耀只能上论坛看风景刷剧情。

我的对床一六,一个又红又专的入党积极分子,荣耀开服就跟进、每个区都有满级大号的老玩家,正在怂恿我们宿舍一起买台带得动荣耀的PC。

让我进宿舍第一眼是巨幅霸图队徽的六一,比我还要瘦小连衣柜门都打不开,却是Q市霸图的铁杆粉丝,大学目标之一是跑到嘉世楼下喊一声“叶修**”。

有一瞬间想把曾经笑话我“信不信你大学舍友全是荣耀粉”的黄少天打死。

很气。

V

V

V

·HDE

我把自行车锁好,被裤子口袋里疯狂震动的手机吓了一跳。

“时辰十时辰十救命啊救命啊!!!”

点开疯狂闪动的微信就听见HDE的声音。

“心应课帮我签下到!拜托你了!”

我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叫得如丧考妣,只不过是帮忙签下到而已……

“你不来了?”逃课???

“啊。”他终于放弃了语音选择打字,“代码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怎么说呢,看到他的回答,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我的高中同学兼大学校友HDE,是一个热衷于写游戏外挂的省级电脑竞赛二等奖得主,因为几分之差与“进入省队”失之交臂,高考又意外暴蛤加三十分也上不了QB,沦落到只能靠加分和我上一个大学的悲惨境地。

其实我觉得“沦落”这个词都没法概括出HDE高考究竟是怎样的滑铁卢。

HDE在我们那一届是传奇,早读旷课上课睡觉晚修早退考试成绩出来照样年级前五,所有科任老师都承认“HDE要是想考100他绝对不会考99”。高二那年我们模拟高考,HDE的成绩就已经上了QB线,也因此全班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HDE要是考不上QB那简直就是奇迹”。

然后HDE就被我们奶死了。

高考放榜之后,他妈妈天天在家以泪洗面,而HDE投身于——用他的话说“我这辈子最大的挑战”——写荣耀外挂的事业中,两耳不闻窗外事,在我们猜测他到底会不会复读的时候和荣耀公司斗智斗勇。

一直斗到他妈妈哭着把他送到了Z大、我神奇的发现我们居然选了同一门选修课混分、他还是没有成功。

见我久久没有回复,他又补充:“真的!这周之内我一定可以把竞技场胜率刷高50%!!!”

“……哦。”我不太相信。

我知道HDE很厉害,厉害到曾经在家长会的时候黑了校网让全校电脑瘫痪惹得校长大发雷霆都还是没被抓出来——顺带一提,他连校长的电脑都黑了唯独没黑进教电脑竞赛的张老师的电脑而心服口服,以至于有一段时间张老师成为我们全班公认的男神,又帅又*。

但是吧,荣耀自开服以来就没被外挂困扰过,要让我相信他能一个人攻破这个难题……

“没啊,我和我宿舍同学一起在写。”他非常耿直的打断我的劝说。

“……”有毒吧你们想要竞技场胜率就给我好好去打啊为什么一宿舍都是这种疯子啊???

“总之谢谢你啦!”

“不用……”

虽然这样说很对不起我们高中三年一起玩SIP的友谊,我觉得我还是不要小看荣耀公司比较好。

V

V

V

·小茜

“……逃课这种东西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当我就HDE“为了竞技场胜率在退学警告的边缘疯狂试探”这件事朝小茜吐槽时,我的这位高中舍友、现就读于B市R大、和同在R大的男朋友兼高中同学大锤子正处于热恋期的理精一枝花笑得合不拢嘴。

“与其担心HDE会不会被退学,你还不如担心太阳会不会从西边出来呢。”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不是我说当初HDE就是被我们这样奶死的你快给我跟HDE道歉啊喂!

“其实我是觉得……”我放低了声音,“HDE是不是还在逃避现实——就算是杞人忧天——你说万一呢,毕竟emmm……”

对面安静了下来。

我不太明白这个话题对于小茜来说究竟算不算扎心,反正于我而言是的。

但是这个话题也只有我们、只有我们这些“QB落榜生”能够理解——看吧,只有50%可能性考上B大的我都会感到沮丧,本应是100%的HDE怎么可能真的“啥事都没有”呢?

“嘛,”小茜呼吸浅浅,“反正同样是逃避,HDE也比我们逃避得更有意义。”

她不等我回答便揭过话题:“对了辰十,你高中的时候是不是经常去蓝雨训练营找黄少天啊?”

“啊?”我愣了半秒没跟上她的思路,“哦……是经常去哦,高一高二的时候。”

黄少天高中基本上只是挂了个学籍参加期末考,平常吃住在蓝雨训练营不说,高一的时候因为家庭矛盾连周末都鲜少回家。于是为了帮助他应付考试,背着课本教辅押题卷跑蓝雨训练营监督他写作业于我而言是家常便饭,和喻文州郑轩这些出道主力的职业圈大佬是同一张黑照里的好哥们关系。

——想想还有些小嘚瑟呢。

“唔。”她用软软的腔调问我,“那你知不知道他们平常怎么训练的啊?”

第一反应是仔细回忆了一番。

然后我一脸蒙逼:“等等等等!我根本不打荣耀怎么可能知道他们怎么训练——不对小茜你不是也不打荣耀吗???”什么鬼?新时代“同学三年不知小茜打荣耀”花木兰吗???

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小声嘀咕了几句才慢慢跟我解释。

原来她跟着男朋友大锤子加入了R大电竞社,负责宣传方面的工作。最近B市准备搞一个大学生荣耀竞技——很奇怪啊!说好的“荣耀毁一生网游穷三代”呢?——R大电竞社前段时间和ZF友好练习赛输到老家,于是病急乱投医想找我来撬撬训练营的练习方式。

“我觉得你们百度一下就好啦,训练生的练习软件你们应该用不上吧。”人家可是职业的哎。

“现在这些信息很难找到,要不然就是乱写一通。”小茜叹气。

她说的倒也是实话,荣耀联盟今年也才第四年,训练营又能有几期。现在这个阶段俱乐部的训练方法都要藏着掩着,更别说放到百度上惠利大众了。

说起来蓝雨训练营可以算是翘楚了吧?

我正毫无目的的胡思乱想,耳机里小茜的声音突然元气满满:“那辰十、你可以给我黄少天的联系方式吗?”

“……”

“……”

“???”

抓着手机目瞪口呆的我从凳子上摔了下去。

夭寿啦黄少天你初恋对象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