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偶织莲

乌野重要还是蓝雨重要,真是个好问题

[黄少天中心]十八岁的夏天

#烦烦18岁生贺,9000+小短篇

#内含战斗、网游情节BUG多,大家看看就好

#写完之后发现应该是蓝雨中心,毕竟作者致力吹庙一万年

#全职属于蝴蝶蓝,ooc属于蠢作者

安利一下姐妹篇,三月份写的喻队生贺
[喻文州中心]十八岁的冬天

“所以是下午回家?”

听到对面喻文州的问题,本在和方锐念叨“你整天精神恍惚在干什么呢”的黄少天愣了愣,一副才反应过来的样子点头道:“我们家对这方面挺重视的——而且还有一个和我同天生日的表妹要一起庆生——估计要请到下周了……”

他说着说着没了声响,不知为何从喻文州的笑容中感到了某种违和感,下一秒方锐的手搭上了他的肩。

“黄少啊,既然晚上没时间,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之前还懒洋洋地摊在餐桌上的郑轩不知何时站到了他的身后,陡然诡异的气氛中,黄少天故作镇定:“什么?生日惊喜吗?”

他在脑中回忆自己原本晚上应该有什么安排,却想不出除了约好的外出撸串庆生之外的计划,更不明白所谓的“现在开始”是开始什么。直觉告诉他立刻起身离开这里,理智又要求他好好坐在座位上不要怂。

“少天,不要紧张。”

喻文州的话音缓缓落下,如同用鼠标将视频放慢了几倍速,黄少天仔细揣摩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丝神色,细微到微微扬起的眉毛、轻轻勾起的唇角……然而直到喻文州将从身后拿出的薄薄纸片——他甚至注意到那是四张像照片一样用塑料膜包边的卡纸——摊到他的眼底,他都没能提前揣摩出那究竟是什么。

“小猪佩奇儿童纹身贴精选四套装!”

他听见自己惊讶中带着喜悦的声音,脑中却早已被“神他妈为什么是小猪佩奇”“等等为什么我能准确地叫出这傻逼玩意的名字”“不对我为什么要这么开心啊”刷屏以至于久久没能接上下一句。

“少天,选一个吧。”

将四张卡纸一一摆正,喻文州身体前倾语气轻松愉快,却也不容置疑。

“选……什么?”

黄少天只觉得找不到自己的舌头。

“选一个纹身啊!”一旁方锐讶异,“说好的纹小猪佩奇庆祝正式成为社会人,黄少你不会真赖皮吧?当初我们都同意了啊?”

“不不不不不……”头晕目眩中打量身边三人各自的神色,黄少天自觉他早已在网游中锻炼出了于混乱中理清情势把握时机的能力,仍是无法从当前荒谬的状况下找到头绪,“什么社会人——是指成年人咦那文州郑轩都成年了……咦?咦?咦?”

三人疑惑于黄少天的自乱手脚,纷纷停下了动作。

“黄少你不记得了?之前我和文州过生日都纹了啊。”郑轩一屁股在黄少天身边坐下,卷起短袖袖口,露出肩头那只粉红色的吹风机小猪,“看,佩奇。”

“我生日还没到。”另一边方锐皱眉,“黄少你到底怎么了?”

“你你你你我我我我……”黄少天哆哆嗦嗦看看左又看看右,最后一个机灵猛地看向尚未说话的未来队长,“文州——”

只是喻文州也是一脸莫名。

“我的纹身当初还是少天你选的啊。”

他在黄少天惊恐的目光中一点一点地捞起上衣下摆。

——然后黄少天睁开了眼。

入目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没有餐厅嗡嗡作响的冷气,没有方锐郑轩一脸严肃,也没有喻文州含笑的表情。

更没有……小猪佩奇。

“……”

他怔了许久,又仿佛只是一眨眼间。

梦里的惊慌狼狈,醒来的惊魂不定,黄少天意外地只想到一个字来表达。

“靠!”

 

*

电脑屏幕角落的计时表最终停在29分49秒的位置,黄少天哀叹一声趴到桌子上:“明明只差一点了!”

正值酷暑,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几乎都可以把热意具现化。兴许是大半个月前的大涝把G市储存的降雨量都消耗光了,十几天不落一滴雨连阴天都没有的难耐天气让人窝在空调房里都感受到燥热,更不用说刚刚结束一场训练赛的男生们。

竞技场中血量57%的剑客和对面血量21%弹药专家面面相觑,如果只是普通的2V2黄少天毫不怀疑自己几下就能把对面半死不活的郑轩直接弄死,奈何没能在30分钟内护住喻文州的术士让训练赛以他任务失败结束,只能盯着那没能抢下的11秒长吁短叹。

没有理会黄少天的惯例抱怨,喻文州拖着鼠标回放录像最后的几组镜头,探身看向另一头拍着郑轩的肩称赞“掩护不错”的指导员刘烨:“烨姐,最后那个六星光牢……”

被问到的刘烨收回正向郑轩头顶伸去的罪恶之手:“啊那个躲法其实算抖机灵啦。”

训练赛的最后几秒,喻文州攒着一个六星光牢用来拖延时间,本以为就算困不住女狂剑也可以限制走位让黄少天的剑客拦上,谁知女狂剑一个矮身加冲撞刺击,硬生生的躲过六星光牢顺便拉近距离,抢在剑客三段斩出手之前将术士斩于剑下。

“荣耀虽然说是个游戏,技能施展却意外地尊重现实。”刘烨起身走到喻文州身边,另一边黄少天也探过头来,“你看技能描述里说六星光牢是‘从空中降下六道黑紫色的光柱和地上升起六芒星图案接合来禁锢目标’,实际操作中就一定有‘降下’这个过程。”

她轻点鼠标,技能演示中落下的光柱正巧停在半空。

“所以如果在六星光牢释放之前蹲下再翻滚,躲过光柱的几率就高很多。”

看着喻文州似有所思的神色,刘烨心下发笑:“所谓对荣耀的了解,可不单单是背技能CD隐藏效果记输出,而是要经过不断的积累抓住这个人为构建的世界法则……能用这种钻设定空子的方式躲过的技能还不止六星光牢。”

末了她又遗憾地摇摇头:“不过说实话这个六星光牢的破法我也是偷学来的,人荣耀教科书才是真正抓住‘钻空子’精髓的人。”

原本还想插嘴“谁这么神仙”的黄少天听到后半句改了口,低声嘀嘀咕咕“果然还是得去找叶不要脸PKPKPK”,只听到他口中含糊不清的PK便猜出他在想什么的刘烨好笑地瞥了他一眼,抬手搭在喻文州肩上招呼:“好了也不早了,快点去饭堂还能抢到今天免费特供双皮奶呢。”

黄少天立刻一甩失败的阴霾拉起刚关上录像的郑轩呼呼咋咋准备跑路,临了回身看向迟迟没有动静的喻文州:“文州你还要去找经理啊?”

得到后者无奈的点头,他招了招手:“唉呀太辛苦了,我看能不能帮你留份双皮奶吧。”

想起黄少天能说会道似乎意外讨餐厅大妈的欢心,喻文州收回嘴边“双皮奶一人限拿一份”的劝说,一边心想说不定真的还能吃到双皮奶一边看向身边的刘烨,鬼使神差般说道:“今天是少天生日。”

话说完自己倒先觉得莫名其妙,且不说黄少天前几天就知会了今天下午请假和家人庆生,就今早训练前刘烨还送出了俱乐部方面的礼物——收录了黄少天加入训练营以来的各色黑照靓照还有战队全员的丑字“生日快乐”。

听到喻文州无厘头的话的刘烨扬了扬眉毛,半晌叹了口气:“辛苦了,喻小队长。”

“……”

喻文州久违地体会到了什么叫有鲠在喉。

 

*

“文州?这里这里!”

把自己竭力争取到的双皮奶往喻文州的方向一推,黄少天回身抓着方锐继续念叨:“你最近都在搞什么呢整天精神恍惚的,我就说我们要晚点搬出去你看现在你一个人住控制不了自己了吧?”

前些日子已经定下第四赛季出道的黄少天喻文州郑轩三人从训练营的四人宿舍搬到了战队单间,落得方锐也享受了单人宿舍的待遇。再加上训练也时不时被拉去战队练磨合,三人见到方锐的时间骤然减少,黄少天自然不满于难得见到昔日小伙伴还要忍受其走神,一通询问下来竟什么也没问出来,一边郑轩都忍不住佩服地看了眼还能顺口反驳几句的方锐。

“黄少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早就琢磨着怎么脱身的方锐眼珠一转,“如果不是你背弃兄弟情义没空晚上一起撸串庆生,我怎么可能为了你的生日礼物烦恼不已。”

默默收拾碗筷的郑轩回想起原计划里自己被迫承担的买单职责,又想起当初六月一日黄少天完全不走心的生日礼物,内心毫无随手拿支录音笔就算黄少天的生日礼物的愧疚感,反而不解同样拿了张一区空号当生日礼物的方锐是什么心态。

谁知黄少天突然一僵放下了抓着方锐肩膀的手,还不知为何露出怂得一逼的表情回过头看向他,以致郑轩提前遁走的动作一顿:“……怎么了?”

然而黄少天怎么会告诉他自己只是在想他袖子底下有没有小猪佩奇纹身,连忙收好表情镇定地挥手:“我的错我的错,回来一定请你们撸串,我请客。”

“……那我先回去了。”不管怎样都贯彻走为上策的郑轩狐疑地看向同样端着盘子准备走、一反常态得着便宜就卖乖人设的方锐。后者嘻嘻哈哈地搂住他:“黄少说话算话,我和郑轩就走啦。”

心里有鬼的黄少天自然不会阻拦,好不容易摆脱梦里小猪佩奇的阴影,正对上对面刚刚品味完双皮奶的喻文州别有深意的目光。

“文州你还没有给我生日礼物呢!”黄少天立刻转移话题。

喻文州忍俊不禁,顺着他的意从口袋里掏出某样小巧的物件摆到他眼底:“地铁卡,往里面充了50块。”

尽管最开始的想法是“太好了不是小猪佩奇”,正真看清喻文州送出的礼物时黄少天竟一瞬间没能说出话来,惊叹于喻文州的用心准备的同时反思自己当初送的笔记本是不是太不走心。

G市前些日子推出了手机挂件状的便携地铁卡,人物图案从国民动画角色小猪佩奇到人气日漫角色路飞柯南,正在贯彻新上任的冯主席商业化理念的蓝雨俱乐部自然不甘落后,什么索克萨尔枪淋弹雨灵魂语者涛落沙明出了一套,还意思意思制作了一叶之秋大漠孤烟扫地焚香等神级角色。

——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现尚未登上联赛舞台的夜雨声烦。

“……怎么做到的?”憋了半天黄少天也只能这样问。

“亲戚稍微有点渠道。”被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盯着,喻文州也不自在起来,“不过夜雨声烦的银装还没彻底定下来,暂时的图案只能是这样了……至少冰雨还是很明显的吧——”

他话说到一半被骤然起身的黄少天吓住,接着就见黄少天目光闪闪发亮:“文州我真的太——太开心了!这个礼物超级棒的我都不好意思——你这个月份的双皮奶我都包了!”

喻·并不是经常吃双皮奶·更想被包白斩鸡·文州:呃,嗯,你开心就好。

两人收拾收拾往宿舍走去,或许是因为收到了称心的礼物,期间黄少天嘴不能停比平常多说了一倍的话,好在喻文州早已习惯了这个未来搭档的絮絮叨叨,善用“嗯”“啊”大法将对话流畅地进行了下去。

“咦文州你是不是比我高了?感觉我今年都没怎么长——你说成年后还能长吗?”

“能的。”

“说起来前些天训练营的新人里有一个长得挺高的,是玩什么来着,人站起来一看大概有一米八。唉同样都是南方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你是说宋晓吧,玩气功师那个。”

“方锐最近也很奇怪,整天神游天外的样子问他什么都要打个时间差反应半天,是不是晚上一个人住睡不好啊?”

“大概。”

“说起来之前呼啸不是来打练习赛吗,好像说看中了我们训练营的谁?是谁文州你知道吗?经理有没有透露什么?”

“不清楚呢。”

“想想你最近也真是辛苦,每天都要跑去找经理——队长这么忙的吗,以前看魏老大没觉得有这么累。”

“还好吧——不过少天。”

谈话间便走到了房间门口,黄少天低头从口袋里掏钥匙,随口回道:“嗯?”

“经理今天问我副队的事。”两人的房间恰巧并排,喻文州早早把钥匙插进锁孔里,转身看向听到这话找钥匙的动作一顿的黄少天,“还是要拒绝吗?”

“……怎么还说这个啊。”黄少天没有抬头,单手在一大串钥匙中挑出需要的那一把,手指灵活尽显职业选手的本色,“之前都说了副队可是要辅佐队长战队事务的关键角色,哪轮得到我啊。你看我论交际话多啰嗦讨人烦,论经验更比不过赵前辈他们,论外貌——咦我觉得我还是可以当一下蓝雨门面的……”

他一边将找出来的钥匙插进锁孔一边笑着抬头,中途手一滑钥匙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又赶忙弯下腰去——却被喻文州抢先捡了起来。

“少天。”

食指大拇指准确地捏住门钥匙的尾端插进锁孔后旋转,门锁发出悦耳的咔哒声。喻文州将门推开后后退一步,直视着黄少天微微放大的瞳孔的同时将钥匙放回他的手中。

“你在逃避什么?”

 

*

一个上挑加连突刺破开对面角色的阻拦,黄少天视角微转从各色的技能光效中分辨出头顶正在分裂的刺弹炮,剑客凌空一个翻滚擦着炮火的气浪飞出攻击范围,顺带躲过BOSS的一个蓄力大招,落地瞬间还补上一个银光落刃,游刃有余的身姿将周围躺倒一片的角色对比得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正是网游中最凶残的野图BOSS战场,不断地有尸体刷新又有新的尸体补上,满目狼藉。

“哎哟我找到雷霆那群趁机捣乱的混账角色了——噫怎么只有我一个人杀过来了你们人呢人呢?”

杀着杀着就跑出了自家奶妈辅助范围的剑客在光影中东奔西窜,黄少天对着耳麦大叫的声音淹没在技能声效中模糊不清,旁边方锐还故意贴到他耳边大喊:“黄少你说啥我——听——不——见——”

“方锐你就摸鱼吧郑轩都比你有干劲!!!”忙着保护自己角色的黄少天没心情和方锐贫嘴,另一头混在一群枪系中间射击BOSS炸别人显卡的郑轩抽了抽嘴角。

众人本以为这回的BOSS是轻松收进囊中,毕竟家大业大的嘉王朝正和霸气雄图在另一只BOSS那死磕,蓝溪阁这BOSS发现的又早,第二家公会赶来时BOSS都打了三分之一了。

谁料这第二家公会微草堂仗着自家有高人果断加入战局,骑着扫把的高人也确实高超,扫把舞熔岩烧瓶寒冰粉驱散粉眼花缭乱得弹药专家都自叹不如,硬是当着蓝溪阁的面痛揍了一通BOSS当搅屎棍,以致总指挥喻文州一阵手忙脚乱才将局势稳住,维持着当下BOSS你砍一刀我揍一拳的僵持局面。

顺便有意地让局面看起来是微草堂占优。

“BOSS要开大了一队稍微拉开距离。”

“远程别退,散开包上攻击不要停。”

“三队四队插到中草堂后面去,盗贼可以下陷阱了。”

“二队注意打断对面远程,弹药专家炸起来。”

在喻文州有条不紊的指挥下BOSS看起来已被中草堂拉稳仇恨,实际上对面远程输出受限自家则基本只靠远程偷偷摸摸输出,近战粘而不紧,一时间输出也拉不开差距。

但很快就会拉开了。

“不是我说雷霆挺行啊,一群人限制了王杰希还顺带杀微草辅助——啧那骑士什么水平——报告组织微草的职业选手应该只有王杰希了。”

黄少天低声嘀咕还不忘反馈给喻文州,后者了然的同时内心松了一口气。

目前为止状况都在他预料之内,之前看着蓝溪阁在中草堂的攻势下讨不找好于是也想来分一杯羹的各加公会此时的目光都在中草堂身上,比如说费尽心思隔离了王杰希的雷霆,让蓝溪阁有了喘口气重整攻势的机会。

“骑士挑衅。”

收网的指令发出,原本还不明白为什么就心力交瘁的中草堂公会只觉得压力骤然一轻,再一看:搞什么BOSS怎么跟着对面跑了?!

中草堂的骑士急哄哄地上前挑衅使出,带回了BOSS的大招不说还有后头压上的蓝溪阁,更可气的是BOSS大招被他们吃完了反身又朝着对面中指还没收回的骑士跑去,乍一看就像没事留个大招专门对付中草堂一般。

中草堂指挥哭了,BOSS打出他们一地尸体就跑了不说,远程不知为何就深陷盗贼和刺客的贴身短打中,后续力量跟不上致使防线决堤一般救都救不上。

雷霆指挥也哭了,好不容易防着中草堂神奇的魔道学者摸着了BOSS,费力折腾了人家奶妈辅助结果BOSS也飞了,魔道学者还一扫把拍翻自家真正关键的机械师新人扬长而去。

不过蓝溪阁指挥喻文州也笑不出来。

对家公会指挥哭了便意味着乱了,尔后战力失了指挥一通乱打让人摸不着头脑,混乱的局势下竟有人歪打误撞杀进了蓝溪阁的指挥中心,喻文州由衷地感到兼顾指挥与保全自己的力不从心。

唯一安心的是BOSS方面的大局基本已定,让喻文州能交出指挥专心躲避追杀。

虽然追杀真的不太好躲。

“看剑看剑看剑!!!”

和跟着大部队抢上杀BOSS的郑轩或者忙着在人群中防王杰希的魔道学者的方锐相反,蓝溪阁后方失火的一瞬间,黄少天立刻一个转身杀起了回马枪。

“三段斩拔刀斩迎风一刀斩斩斩斩斩斩!!!”

尽管喻文州在公会频道中表示放着后方强杀BOSS要紧,黄少天仍是坚决而果断地冲向术士所在的位置。

他心下想肯定是这几天花样练习保护喻文州练出了问题,但又觉得如果不保下喻文州万一BOSS那边失手就没人能救回来了。

近乎偏执的状况下竟然有些想笑,脑中“必须听从指挥”“也要自行判断局势”的念头争执不下,归根究底他只能肯定——

喻文州是蓝雨的核心。

他可以自豪地跟别人说“我可是蓝雨的王牌”只是还要加倍努力,但他毫不怀疑也不允许别人质疑“喻文州是蓝雨的核心”。

BOSS倒地前爆发的怒吼声中,黄少天透过电脑屏幕看到熟悉的术士小号转过视角,法杖一挥施放出的技能正中剑客身后挥剑砍来的角色,然后淹没在炮火中。

队伍频道中喻文州的小号暗了下去。

黄少天有点伤感。

他想起中午时分喻文州露骨的疑问。

“少天,你在逃避什么?”

不记得自己是什么回答了,只是这一刻他恍然反应过来。

夜雨声烦本就应守护在索克萨尔身前。

——和是不是喻文州都没有干系。

 

*

久违地踏进家门,黄少天立刻被客厅里歇斯底里的大吼唬得动都不敢动。

“高考完就可以放纵自己了吗?!你到底对自己的人生有没有规划!”

听到“人生”两个字不明觉厉的黄少天颤颤巍巍地探出头,只来得及看见沙发上挺直脊背却低着头抿住唇角的女生就被自家亲娘按了回去:“你舅妈训人呢别捣乱。”

然后就被迫站在门厅里听了一阵以“整天就知道打游戏荒废人生”为中心思想的训话。

黄·整天打游戏·膝盖发软·少天:……

“哈哈哈我打游戏和你不一样啦。”

说是家庭庆生就真的只是聚在一起吃个饭而已,毕竟不是什么节日更不是周末,远房亲戚不会空出假赶来,于是最后人数满打满算刚好大人一桌小孩一桌,两个寿星作为小孩中的老大,端着果汁装模作样敬了一圈后便理所当然的坐在一边偷闲。

“我沉迷毫无意义的辣鸡手游,你可是未来职业圈大佬啊。”

被黄少天问起下午训话的事,寿星之一的王紫霞晃了晃手中的玻璃杯。

“不至于吧怎么会有哪款游戏真的垃圾呢?只要认真玩玩出水平玩出境界才不会毫无意义,舅妈说你荒废人生真的是太过分了!”淡定地跳过王紫霞后半句话,黄少天义愤填膺。

“你倒是会说话,可惜我一张破嘴说不过我妈。”当事人却早已一副置身事外毫不在意的样子,“而且我也觉得这毫无技术含量只能靠爱来肝的PPT游戏真的辣鸡。”

黄少天仔细地打量身旁女生的表情,他分明记得从舅妈训话开始对方就没张嘴说过一句话,哪来“说不过”的道理,可现在她的表情伪装得毫无破绽,让他打好的腹稿都无处可使。

他泄气地咬住吸管:“放假玩玩游戏怎么了……你都考上F大了放在我家还不得夸着护着到天上去……”

自家这个表妹打小就成绩优异,听说如今被S市F大录取家人还不满于其B大落榜,在黄少天看来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着。要知道即便现在荣耀在长一辈眼里已不是洪水猛兽,黄少天跑去当职业选手还不是落下个“高中辍学”的名头,虽然再也不用被加入放假问成绩的行列,但终归不是众人眼中的正道。

说到底还不是要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

愤恨地拿筷子戳着碗中还剩一口的馒头,黄少天回想起之前蓝雨俱乐部有学有样过来家访,把他夸得天花乱坠好像天上“游戏星”下凡,更是把自家母上哄得眉开眼笑,自此无论家里谁再颇有微词都不敢言语。

这厢黄少天神游天外,那边久久若有所思的王紫霞突然轻笑一声趴到了桌上。

“压着分数线考进F大,上的还是从未产生过兴趣的专业,怎么可能开心啊。”

或许是终于崩不住表情,她整张脸埋在手臂里只露出眼睛。

“我明明就只有Z大的水平,不过是某些人眼里F大更名牌一点。”

“什么啊,Z大就不是名牌大学了?H市还有嘉世呢。”觉得表妹的烦恼就如同考了99的学霸在不及格的学渣面前抱怨没考100,但黄少天记得填志愿的时候王紫霞家里吵得天翻地覆只差肉搏,当时想着表妹从来是一意孤行的倔主没什么好担忧的,现在看来竟是屈服于家长的淫威了?

他再次感到没由来的添堵,嘴上却仍是要安慰道:“压线上F大也是F大高材生啊,你这样要死要活的我们这些大学都没得上的怎么过啊。”

印象里这个时候王紫霞应该露出那种学霸的迷之微笑表示“半路跑去打游戏的人根本不懂现在的高考行情”,现实却是人定定地看着你,轻声说:“那你想想,如果蓝雨以第八名的成绩进了季后赛,又是什么心情。”

“……只关注高考行情的人别跟荣耀粉这样说话。”黄少天努力想复原记忆中的迷之微笑,结果还是没能管住出戏的嘴,“感觉像在故意嘲讽。”

因为今年蓝雨连季后赛都没进啊。

抛开内心的刺痛,黄少天将假设带入一番,再看着身边表妹要死不活的样子,就算知道对方无心且认真,仍是涌起一股无名之火:“那当然是高兴啊!”

她根本什么都不懂。

“就算是第八名,进了季后赛就是重新开始——进了季后赛就是再次拥有夺冠的机会哪里有心情犹犹豫豫什么第八名第一名?!”

可是他又懂什么呢?

“明明只要还能站在赛场上就好了——”

对于外行人来说,第八名就是打不过第一名。

“只要还有比赛的机会,就不要放弃夺冠的目标啊!”

对于蓝雨来说,没进季后赛就是失败,老牌有什么用,豪门更是笑谈。

“……你发什么疯啊???”

莫名其妙就被吼了几嗓子的王紫霞不解,她直起身欲言又止,或许是因为黄少天此时的表情真的是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今年失利了明年再来不就好了——不对你还没出道吧?那你着什么急啊?不是说什么等你出道大展宏图带领蓝雨年级第一呸夺冠,你还没出道你着什么急啊???”

大概是受了黄少天的影响,王紫霞嘴巴利索起来也毫不含糊吐字清晰。

看着对方一脸懵逼的模样,黄少天深呼吸几口平复心绪。

“你说得对。”他站起身,“等我出道——什么一叶之秋大漠孤烟扫地焚香通通斩于剑下!”

然后不等人回答转头就跑。

“妈我要回俱乐部一趟!”

 

*

八月十日,二十一点一刻。

好不容易说蒙了自家母上,成年人黄少天协同成年人喻文州和成年人郑轩带着未成年人方锐到老地方撸串。

然后被解除眩晕DEBUFF的母上夺命连环CALL,通过和好搭档喻文州的一串配合连击成功得到“不回家睡”的许可。

不过等到拿起烤串,看着对面反复确认“真的是你请客吧”的郑轩、吃吃吃不停夸赞“黄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方锐、若有所思询问“怎么突然回来了”的喻文州,黄少天突然就忘了几小时前自己怎么就一腔豪情无处抒发拉着小伙伴来欺压自己的钱包。

隐约觉得自己是不是撒,但又发觉比起在家和亲戚无所事事还是更想要和身旁的人在夜风中扯皮。

毕竟他未来的人生必将以蓝雨为轴心,与面前这几人搭档。

夜风凉凉吹散头顶的热气,黄少天一口气喝空杯底的果汁打了个饱嗝,转过头就看见身边喻文州也偏着头,像是不解于他突然的沉默寡言。

于是黄少天笑出声来。

“文州你这个表情有点傻,等等你别动让我拍一张做表情包——”

果断收回黄少天口中“有点傻”的表情,喻文州无奈地揉了揉额角:“少天,不是说要和家人一起吗?”

“想起有件事没干就回来了。”黄少天顾左右而言他。

“那……”也不知喻文州究竟有没有看出他的转移话题,只是话说了一半就被黄少天一拍手掌打断。

“对了!我刚刚找经理说事来着!”

想来令人发笑,黄少天挠了挠后脑勺。

“虽然免不了被抱怨说一出是一出根本不成熟,不过这种重要的事情本来就要深思熟虑才能做出决定得嘛,果断回绝什么的才是不负责任对不对?所以我反复思考思考再思考觉得自己的才华不能荒废要全部贡献给战队!而且文州你想……”

他口不择言说不到重点,喻文州却从他的念叨中明白过来,抬手按住他搁在桌面的胳膊:“你——答应了?”

像是被问题的小心翼翼与急切逗笑,黄少天想起年前的寒冬中,也是在这样的夜晚,喻文州曾许下承诺——“我会成为联盟第二好的队长”。

所以这回也一样,他直视着喻文州的目光。

“啊,从今以后就多多指教了。”

郑重、却又掩盖不了笑意。

“队长。”

 

【后记】

打出“后记”两个字的时候意外地没有什么想说的。

我一直以为后记是因为担心正文中表达的情绪没能准确传达给读者而存在的,所以每回写后记我就啰哩吧嗦,不写千字不罢休。

当然这次不是因为成功地在正文表达完了所有情感,而是完全没有情感表达。

是的,包括正文。

想来抱歉,这回的生贺战线拉得太长,从7月26号一直写到8月4号,期间三次元还爆发了从未有过的争吵,于是动笔的时候没能全身心地写出一个只和黄少、只和蓝雨有关的故事,甚至写完了也没能理解自己想表达什么。

大概只是想写出最后那声“队长”吧。

好在写到最后终于摆脱了伴随全篇的难过与压抑,虽说没有之前喻队生贺时的心潮澎湃恰到好处,但还是由衷地觉得喜欢上蓝雨、支持着这些少年或青年们真是太好了。

按照惯例解释一下文中私设的人物训练营指导员刘烨,以及那段六星光牢的抖机灵躲法灵感来源于第十赛季季后赛叶神和喻队的擂台赛,不过那些骚包的解释是瞎掰的,大家看看就好。

最后——好像还是按照惯例——让我们——特指庙粉——振臂高呼:

蓝雨战队联盟第一!

蓝雨战队联盟第一!

蓝雨战队联盟第一!

 

【感谢阅读V】

评论

热度(5)